f回国(2 / 8)

色沉了下去,严夏话外的意思,就是她已经饿了两天了。

严夏咬着嘴唇,坐在爸爸不远处的沙发上,低着头,手不自觉地绞着衣角,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。

哦,不是像,而是她就是做错了事,如果没做错,她不会心虚地不敢和家里或者朋友说她怀孕了,她从小到大娇生惯养从没吃过什么苦,这两天应该是她活这么大最辛苦的时候。

严夏知道自己疯了,才会想留下这个孩子,不敢告诉任何人,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?

如果不是爸爸忽然过来出差,可能到孩子出生,家里都没人知道她怀孕了。

严夏好像听到爸爸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然后打了个电话,没有避着严夏,电话那头好像是个医生,严夏听到爸爸问对方孕吐怎么缓解。

等挂了电话后,严以冬问她:“有没有特别想吃的食物?”

严夏想了想,眨巴着眼睛,诚实地说道:“我想吃奶奶做的皮蛋瘦肉粥。”

“……”

严夏又加了一句;“很想很想。”

说着说着,语气又带了些哽咽:“我想奶奶了,爸爸,爷爷奶奶会不会生气?”

如果是以前,严以冬会冷冷地看着她说道:“知道他们会生气你敢这么做?”

但是现在,严夏是个孕妇,还是个很虚弱的孕妇,他不想再刺激严夏。

他没有回答严夏的话,而是径直打开了严夏厨房里的冰箱,里面空空如也,想来也是,严夏不会做饭。

冰箱里除了一袋吐司就是一些可乐啤酒,摆得满满当当,看得他直皱眉。

“我出去买菜,你乖乖在家等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严以冬走后,严夏拖着虚弱的身体洗了个澡,她现在是孕妇,行动间异常小心,所以洗澡的时间花得很长。

等她从卫生间里出来,爸爸已经把粥熬上了。

他皱眉看着头发还在滴水的严夏,忍了又忍,说道:“先去把头发吹干。”

等严夏吹干头发后,粥也熬得差不多了,他盛在小碗里冷着等严夏出来。

严以冬没有买到皮蛋,做的是青菜肉丝粥,严夏出来,他朝严夏招招手:“粥好了,过来试试。”

在爸爸的注视下,严夏有些紧张地吃了一口,但不是担心难吃,她只是不想再吐了,隔了几分钟,严夏都没有反应,她又舀了一勺,没有反应,小半碗下去了,严夏还坐在座位上。

严以冬松了口气。

严夏是第一次吃爸爸做的粥,没想到不比奶奶做得差,她吃完了一碗,又吃了一碗。

严以冬看到后提醒她:“吃完这碗就够了,别吃太多。”

严夏乖巧道:“知道了。”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